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史大观

——百年中山铁桥的10个故事

http://www.gscn.com.cn  时间:2009-08-26 15:07:05  来源:兰州日报  进入论坛>>

1251270654917.jpg

马达汉 摄

  No.1 1909:铁桥首“庆生”

  2009年8月6日在甘肃省博物馆开幕的“中国档案珍品展”上,展出了黄河上最早的一座铁桥——兰州黄河铁桥(即中山铁桥)的原始档案。

  “100年前中山铁桥的庆功宴还是比较奢侈的,花了3万多啊!”在甘肃珍品档案区,兰州中山铁桥的原始档案受到了不少参观者关注,而其中的“庆功宴会费用清折”则让众多的参观者讨论不已。现场的解说人员说:“据清朝军机处档案记载,光绪十五年上半年直隶省顺天府、大名府、宣化府的粮价,以谷子、高粱、玉米三种粮食计算,平均每仓石计银一两四钱六分。这样算下来清朝约一两银子相当于200元人民币,一个铜钱相当于2角人民币。而这次庆功宴共花费银两一百六十二两零八分,这样换算下来,相当于人民币32000多元。”

  宣统元年六月初十(1909年7月26日),甘肃洋务总局在研究所设宴公请各国洋人,这次办酒席“公款吃喝”、“发红包”所开支银两是由皋兰知县赖恩培造具清单上报并存档的。酒席简略记述为:翅鸭烧烤大餐1全桌,海参中席6桌,香槟酒39瓶,烧酒12斤,木瓜酒5斤半,还有吕宋烟和孔雀牌卷烟,白洋丝布1丈5尺,给比利时参赞林阿德家人赏银,赏王厨子工钱,以上合计银一百六十二两零八分。此外,给织呢局的洋工程师、洋教习和满老爷等11位客人的马夫分别赏银100文或200文。给彭大人、孙大人、善大人和谢大老爷等人的马夫、轿夫、茶房、皂隶、壮勇、亲兵等也发了数量不等的赏银。又给这些随从人员买了金嘴卷烟,买手巾,买水花,买桃子、杏子、西瓜、醉瓜等。酒席及各项人役口食等项总共花了白银一百八十两九钱七分九厘。宴会费用由洋务局与织呢局各认一半。

  档案里还披露:陕甘总督长庚就铁桥工程用款上奏宣统皇帝称,包括包修价、运输价及各项支出费用(“公款吃喝”、“发红包”也肯定包括在内),铁桥“实用库平银三十万六千六百九十一两八钱九分八厘四毫九丝八忽”。有心的观众经过换算,铁桥的造价相当于人民币61338379.68元。如此节俭,又如此精确,这让参观者称奇不已。


[分页符]

1251270749902.jpg

  No.2  1909:铁桥设“交警”

  兰州黄河铁桥通车后,为了扎实有效地做好铁桥的管理和养护,甘肃洋务总局于宣统元年十月初九日(1909年12月21日)颁布实施了《管理暨岁修铁桥法程》。《法程》共列10条,其第1条内容即是:铁桥札饬皋兰县暨兰州府经历,督同巡兵管理。这大体是从“地方法规”上规定了招收“交警(巡兵)”,这其实宣告了兰州交警的诞生。

  《法程》还规定:随时补修损坏折断桥板;铁桥每年八月必须油漆一次,“油桥物料,用鱼油和红色膏为之,每斤兑松香水三两,不计斤两多寡,总以油完为止。”

  同时,甘肃洋务总局还颁布施行了《巡兵站岗暨车马行人往来条规》。这其实就是现代意义上的“交警值班制度”和“交通规则”。《巡兵站岗暨车马行人往来条规》共6条,主要内容有:巡兵昼夜轮流换班,下班前洒扫南北码头和桥道;每班4名巡兵,在南北码头各站1名,其余站中间;凡行人走路不合法度者,随时指点;靠路东侧行走,自南而北者,靠路西侧行走。这个“交通规则”与我们今天的“人车各行其道”的规则大体一致,只不过当时是规定了“靠左行”(类似现在英联邦的交规)。

  一桥飞架南北,让兰州人欢呼雀跃。针对当时铁桥上的“飙车族”,宣统二年(1911年)五月二十日,洋务总局又发布《告示》,严禁桥上驰跑车马,以纠正“马勇并无赖强徒,跑马聘车,铁桥巡兵、拦挡不住。”的现象。对那些驰骋急跑,不遵桥规者,“即由站岗巡兵扭送来局,轻则责罚,重则枷号示众人。”以儆效尤而策安全。

  有意思的是,投资不菲的兰州黄河铁桥在开通7年后才开始收取“过桥费”,在开通12年后,才开始有了机动车(汽车)的通行。
[分页符]

1251270803792.jpg

  No.3  1928:铁桥有“学名”

  1992年,兰州市政府为办好首届中国丝绸之路节,决定拓修北滨河路,在中山桥北端东西两侧修建长90米、伸入河床9米,总面积806.04平方米的水榭式广场。并在中山铁桥南西侧由市政管理处设计、兰州碑林镌刻一新碑。这块碑阳镌黎泉书“黄河第一桥”,而碑阴的《黄河第一桥碑记》中,明确写着铁桥是因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而改名中山桥的,时间是1942年。

  然而,黄河铁桥改名为“中山桥”,最早的改名时间却是在民国十七年(1928年)。前些年发现这个“秘密”的,是甘肃省档案馆的几位专家。一张一大群人合影的老照片,背景牌厦的匾额上题有“中山桥”,这些专家用放大镜仔细察看后发现,这副字的落款是刘郁芬,时间为民国十七年。照此推理,铁桥“学名”中山桥的命名,应该是1928年无疑了。

  刘郁芬何许人?他乃北伐时期的第二集团军第七方面军总指挥兼甘肃省主席。这个冯玉祥部属的军人,其实对兰州很有贡献(可惜后来当了汉奸):仅仅就在1928年这一年,为表示其追随孙中山先生,就手书了“中山桥”匾额,悬挂于铁桥南面的牌厦上,“第一桥”就此改名“中山桥”;他在征得冯玉祥同意后,改甘肃公立法政专门学校为兰州中山大学,创下了“学院该大学”的先例,并为学校亲手书写门额“萃英门”;此外,他还把兰州机器局易名为“甘肃制造局”,也一并手书了匾额。

  那么,“中山桥”名称为什么一直被误认为是1942年改名的呢?这其实可能与兰州设市后的地名重新确认有关,有案可查的是,桥南的桥门街是1942年改为“中山路”的。
[分页符]

1251270875933.jpg

  No.4  1937:铁桥“变”颜色

  2008年6月16日,八路军兰州办事处纪念馆朱馆长从兰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手中接过一枚没有爆炸的航空炸弹。这枚炸弹锈迹斑斑,长46厘米,最大直径10厘米,是当年3月21日市民在中山桥西50多米处河边淤泥里发现的,在特警进行了安全处理后,这枚炸弹被八路军兰州办事处纪念馆永久收藏。

  这枚航空炸弹其实就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飞机轰炸兰州中山铁桥的物证。

  抗战爆发后,兰州成为大后方。根据《甘肃省志·军事志》里记载,自1937年11月5日起,至1943年10月4日止,日本侵略军飞机对甘肃领空的入侵,包括侦察、轰炸、空战、警戒等,总数达1487架次,其中入侵兰州上空的竟有1100余架次。敌机每次空袭兰州时,几乎都要轰炸黄河铁桥,这是因为铁桥所居地理位置恰好是苏联援华军用物资必经的“咽喉”。为了隐蔽起见,中山铁桥“乔装改扮”了,由原本橘红色的桥体被涂成现在这种铁灰色。

  日本飞机轰炸兰州的目标除了中山铁桥,另一个就是东郊机场。日机不断的轰炸,就是想破坏中国空军的训练基地和基地上的飞机,炸毁铁桥切断中苏交通,制造中国抗战的困难。面对严峻的战情,为了保卫兰州、保卫黄河铁桥,第四路司令部在兰州设立,空军部队有第八大队,第十七中队、第六中队、第二十五中队,分别进驻焦家湾机场、西固机场、榆中机场、临洮机场。为了配合驻兰空军作战,甘肃成立防空司令部,空军还派了一个高炮营,配备有4门射程约为5000米的苏制大口径高射炮,6门射程约为2000米的德制苏罗通高射炮,以及30多挺高射机枪。其中一个连就驻守在白塔山,在山上布置了高射武器及一个从美国进口的大探照灯,可照到数千米上空的敌机,以此来保卫铁桥。

  在那场持久而惨烈的兰州空战中,由于事先就中山铁桥的保卫作了周密细致的安排,加上中苏空军联合作战,有力地保护了这个抗日物资“咽喉”的安全。
[分页符]

1251270919339.jpg

  No.5  1949:铁桥再“浴火”

  每年的“8·26”,兰州都要举办兰州解放的纪念活动。解放兰州的战役,是第一野战军于1949年8月进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城市攻坚战,也是解放大西北中最关键、最激烈的一次决战。在整个战役中,黄河铁桥再一次成为战争的争夺点。

  从1949年8月20日起,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部队从三面包围兰州,21日开始进攻,到8月25日下午时,南山各要点已被解放军攻破,“马家军”从黄河铁桥往北溃逃。从晚上7点半到10点,激烈的铁桥争夺战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炮弹击中正在通过铁桥的“马家军”军车,车上弹药爆炸,引起大火,致使铁桥南端两孔18节木桥面全部烧毁,一根斜拉杆被炮火击断,两岸交通中断。但最终,8月26日红旗插上了兰州城。

  伊国清所写《兰州黄河铁桥通车百年史话》载:8月26日当晚,兰州军管会交通处立即组织公路工程技术人员黄振亚、陆书顺、王点、陶启江和铁、木工匠及公路员工300余人,在中共地下党员任震英、第七区公路工程管理局总工程师孙发端的指挥下进行抢修。抢修的项目主要是:在桥两边人行道上搭上木排,垫上沙袋,维持行人、牲畜通行;组织木工改制方木,铺筑桥面;焊接桥东侧被炸断的钢质构件。从8月27日开始,经过8天9夜的协同奋战,克服了技术和维修中的各种困难,兰州黄河铁桥于9月3日夜间修通,保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和车辆通行。

  在铁桥维修期间,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曾两次亲临现场视察慰问,铁桥修通后,又在兰州澄清阁设宴招待和表彰了抢修铁桥的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
[分页符]

1251270978730.jpg

  No.6  1954:铁桥巧“变形”

  兰州中山铁桥铁桥之所以能历时百年而雄姿依旧,离不开兰州人民对铁桥一以贯之的珍爱与保护。尽管如此,在中山桥40岁之前,历次维修或抢修,受经济、技术及战时时间限制,大多只是头痛医头、脚疼医脚式的修补,维持一段时间的通车后,再修再补,没有从根本上将通行马车的荷载提高到通行汽车的荷载等级,勉强通行汽车,加快了对桥梁的损坏。

  1950年,桥北端两桥墩出现裂缝,由西北交通部兰新线国道管理处兰州养护段紧急处置后,将加固申请上报交通部。1951年冬,苏联专家别路包诺夫提出四种加固意见:一是每孔中间加一个桥墩;二是在桥梁杆件上包一层混凝土;三是每孔加吊梁;四是在原桥上加拱架。有关方面经反复研究,最后决定采用第四种方案。

  1954年4月1日,国家拨款60万元开始全面维修加固中山桥,并在原平行弦杆上端加固拱式钢梁,将荷载提高至汽—十级。据《兰州市志·市政建设志》记载,中山桥加固工程在省交通厅领导下,组成黄河铁桥加固施工所,分编铆焊、起重、安装、油漆、木料配制防腐等专业队,分工协作。各种技术工人116人,由兰州铁工厂、铁路一工程局、西北军用汽车修理厂等9个单位选派;普工141人,由市劳动部门批准就地雇用。

  6月12日工程竣工当天,举行了通车典礼。加固后的中山桥不但增加了拱式钢梁,还更换了桥面木板,并铺设了沥青桥面,可以双车对开汽车,载重由8吨增加至10吨,震幅由6厘米到8厘米减少到4厘米到5厘米。这次“变形”让铁桥更美更结实了。
[分页符]

1251271017433.jpg

  No.7  1981:铁桥“起蛟水”

  《兰州报》1981年9月3日头版刊出了一条新闻:《黄河水位达到警戒线》。

  发生这次洪水的根源,在于黄河上游流域面积18万平方公里内连降30多天降的中到大雨,致使上游的大河小河都水情告急。为防止平坝、垮坝,防备龙羊峡施工围堰溃决或漫决,刘家峡水库被迫加大泄洪流量。国务院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兰州市保住刘家峡水库、保住兰州,让洪峰顺利通过。

  当年喀佑斯包修铁桥的合同中称,“保固八十年限期之内,倘因起蛟,因蛟水神力将桥冲坏,与泰来行无干”。这个“蛟”,即古代传说中兴风作浪能发洪水的蛟龙。按这个说法,1981年9月的黄河洪水就似一次“起蛟”。

  兰州军民奋起抗洪抢险,并每天公布的水情报告。水文站每2小时向防汛指挥部报告一次实测中山桥水位和流量。9月14日,大流量洪水到来,铁桥桥墩淹没,浪花溅上桥面。9月15日,中山桥禁止车辆行人通行。这一天是此次洪水流量最大的一天,达到5640秒立米,水位1516.85米,是自有实测资料以来的最高纪录。这次洪水来势猛,流量大,持续时间长。4500秒立米的大流量持续了16个昼夜,5000秒立米以上的流量持续了6天6夜。一直到9月16日,洪水才开始回落。9月26日,党中央、中央军委发来贺电,祝贺黄河上游抗洪取得决定性胜利。

  经历了洪水的洗礼,兰州中山铁桥风采依旧。
[分页符]

1251271065902.jpg

  No.8  1989:铁桥“遭重创”

  1989年8月9日,一艘自重260吨的供水船在人工移位时失控,如脱缰的野马撞向中山铁桥,中山铁桥遭遇了一次空前严重的“打击”。

  原本停泊在七里河黄河大桥东侧南岸的兰州一毛厂的“水上水厂”,卖给一家土地开发公司,兰州航运站在没有向有关部门申报拖移方案,也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开始拖移。船体由三根钢丝绳牵引,向黄河北岸缓缓移动。没料到的是,固定在黄河两岸的钢丝绳依次崩断,船体顿时顺流急速而下,撞向中山桥。一声闷响过后,船顶在第二个桥墩处停止漂行。船一侧的沉淀池在桥墩上撞开了一个豁口,而中山桥西侧约20米长的人行道严重变行,桥面铺设的几十块钢板卷了起来,有的折叠在一起。这一天,离中山铁桥的“保固”的80寿辰只差20来天。

  撞击事故发生后,兰州市组织技术力量,对中山桥作了多次外观勘测,后又在当年10月进行了为期15天的全面检查。根据检查情况,经兰州市建委批准,兰州市市政工程管理处于1990年9月1日至12月5日,投资138万元,对中山桥再次进行全面维修加固。

  这次维修,人行道由原来的1.2米增加到2.1米,全桥进行了重新油漆。中山铁桥在遭受这次“重创”之后,仍然不屈地巍然屹立着。
[分页符]

1251271102996.jpg

   No.9  2004:铁桥“大变身”

    2004年5月8日,这在中山铁桥的百年历史上绝对是一个需要记住的日子。从这一天开始,中山铁桥永远告别了滚滚车轮,在经过“修旧如旧”的全封闭维修加固后,黄河上的第一座永久公路桥将就此成为步行桥。

    5月8日上午10时30分,100对幸福爱人乘坐百辆新车,代表兰州市民通过中山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老到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这是一首流行多年的爱情歌曲,也是对百年中山桥最浪漫的赞颂。

    这是一次极其慎重而认真的“大变身”。经过95天的紧张施工,投资500万元、备受市民关注的中山铁桥维修加固工程中的主桥维修终于于8月13日晚全部完工。市政府又决定再投资450万元,兴建中山桥南北广场,亮化整桥,同时对两侧文物进行维护,中山桥的开放于是一直延期到了9月底。这这么漫长的返老还童的“变身”期里,很多市民经常在滨河路远远地凝视着中山铁桥,就如同探望自己久别的亲人一样。

    9月30日,投资950多万元的中山桥维修加固、南北广场改造及灯光亮化工程全部完工。经过专家测评,此次维修是近50年来最为彻底的一次。10月1日,修葺一新的中山铁桥向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展示着自己的优美风姿。中山桥上游人如织,人们用不同的方式记录美景,当天通过中山桥的市民和游客就超过10万人次。

  No.10  2006:铁桥升“国宝”

  作为工业遗产的兰州中山铁桥,在1984年之前,其实一直是一个“平民”身份。其地位远不及铁桥南广场东侧的将军柱,因为将军柱在1954年被挖掘出来之后不久,就已经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了。

  1984年10月20日,兰州市人民政府公布第一批全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山铁桥才在18个“古代建筑及历史纪念建筑物”中最后一个被列入。市政府2002年3月在公布兰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时,中山铁桥被列为13项,被划入的保护内容是“桥梁及北岸的石碑”,保护范围扩大到了“中山桥及石碑周围20米”。如果按传统的区分文物的类别和原则,中山铁桥确实“不伦不类”,很难被划入一个有效的、与之声誉相称的保护级别。

  新世纪到来后,“工业遗产”概念的引入,让中山铁桥一下子进入了保护的春天。从工业遗产的视角,对中山铁桥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使用价值等方面大家有了重新的认识。2006年独立组建的兰州市文物局,把公布和升格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常规动作”,更使中山铁桥有了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契机。中山铁桥有迄今最为完整的原始建设档案,又是兰州的标志性建筑物,在这样的“硬件”支持下,2006年6月,在国务院公布的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兰州中山铁桥才终成“国宝”,了却了热爱中山铁桥的兰州人的一桩心愿。

 

  • ( 编辑:苗人文 本文来源:兰州日报)
相关新闻:已经有0网友浏览该文章
论坛热贴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客服电话:0931-8417722  在线投稿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实习申请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